www.zjwhfy.cn

撐警大聯盟召集人李偲嫣2日到特首辦請願,要求政府嚴厲處置“占中三子”和“雙學”的代表。(圖片來源:香港中評社)

“占中”策動者、香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12月1日承認前一天圍堵港府總部的行動失敗,並向行動中受傷的示威者鞠躬道歉。學民思潮的召集人黃之峰,則在道歉的同時采取了另一極端行動:與兩名女生一起宣布無限期絕食,以此逼迫港府重啓談判。

學聯表示開始考慮“進退”

11月30日晚,學聯和學民思潮兩大激進學生組織,策動大批“占中”示威人士包圍和癱瘓香港特區政府總部。在與警方發生激烈沖突並致數十人受傷與被捕後,這一行動以失敗收場。

次日,兩個學生組織的負責人公開向示威者道歉,承認行動失敗。周永康表示,原本期望行動升級,可向政府施壓,但事實上占領手段並未見效,需要思考其他手段。他也首次表示要就進退有所決定,“已經不再考慮”升級行動,未來數天會“認真思考進退問題”。

黃之峰則選擇一條道走到黑,他在台上當場宣布,要跟另外兩名女生一起開始無限期絕食,以此逼迫港府重啓與學生的談判,以及人大常委會收回香港政改有關決定。

至此,學聯和學民思潮這兩個最頑固的“占中”組織者在進退問題上首次出現明顯分歧。

周永康承認,黃之峰宣布絕食是學聯始料不及,他擔心絕食對政府無效,也不是適當時機,不過他仍表示,絕食也是“一種方法”,“雙學現在只是分工,並非分道揚镳”。

人大常委會8月31日對香港政改所作的決定,具有最高法律效力。此前香港特區政府曾多次表明,要人大撤回決定的訴求並不合法,且不可能實現。盡管如此,港府10月份仍派出5名代表與學聯代表對話。這場對話被視爲給學生鋪設的“下台階”,但學生並不領情,反而升級了抗議行動。

學生被當槍已成不爭事實

與學生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最早發動“占中”的“占中三子”,在“占中”初期即“跳船”退出;而反對派政黨對學生11月30日包圍政府的行動,也表示了強烈反對。

針對學生被“占中”勢力當作炮灰的指控,學生代表們從一開始就予以否認。他們表示自己沒被煽動,而是出于自願。但從“大人們”爭相切割的表現看,學生被政客“當槍使”已成不爭的事實。

“占中三子”戴耀廷、陳健民、朱耀明2日下午召開記者會,宣布3日下午3時到中區警署自首,爲占領行動承擔法律責任。他們聲稱,已准備好一份自首書供市民參考,承認曾參與占領區一帶的公衆集會,有可能幹犯《公安條例》中參與未經批准的公衆集會罪名。這一罪名有機會被判入獄,刑事紀錄最少會維持3年,不排除警方會加控其他更嚴重的罪名。

“占中三子”同時號召“認同理念的市民同行”,但表示無意變成包圍警署的行動。記者會上,他們還呼籲學生撤離占領區。

泛民立法會議員2日發出聯合聲明,呼籲“雙學”盡快宣布圍堵政總行動結束。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骅稱,“雙學”這次行動會影響泛民明年區議會及後年立法會選情,令泛民在立法會失去否決權,建議“雙學”思考退場。

絕食毫無意義

黃之峰的“無限期絕食”引發香港網民群嘲。有網民表示,正常絕食5天就要送醫,而政治人物的絕食有先例,絕了40多天還肥了幾磅,因爲天天有雞湯喝。許多網民用“我從此絕食爛蘋果”,“我絕食粥”,“我一天22小時絕食”來表達嘲諷之意。更有網民建議,選擇自焚見效會比較快。

可以預料的是,無論學生代表絕食是否是“玩真的”,都不會對“占中”的結局有任何實質性改變。根源在于,香港政改只能在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法律框架內進行,違法訴求不可能得到滿足,尤其是以違法和極端方式表達的違法訴求。

鬧了60多天,給香港造成巨大創傷的“占中”,至此已基本告一段落。剩下的,是法律將如何處置“占中”組織者和參與者的問題。

撑警大联盟召集人李偲嫣2日到特首办请愿,并向特首梁振英递交请愿信,要求政府严厉处置“占中三子”和“双学”的代表。李偲嫣表示,梁振英作为大学校监,有责任维护大学的声誉,要求梁振英处分违规的教职员,包括港大法律系教授戴耀廷和中大社会学系教授陈健民。(闵 喆)